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成人小说 > 古典武侠 > 正文

美肉母女的香乳淫臀

作者:admin人气:123来源:


(一)

  一股黑烟从郝连堡升腾而起。

  林玉珍的心似乎被揪了一下,手一颤,长剑没有戳中黑衣人的要害,却在他胸口上划了一道长长的血口,引得那人纵跃推出场外。

  林玉珍听到和自己背靠背的女儿的气息重浊,显然已到了体力的极限。

  这也难怪。从中午到现在,足足三个多时辰,她们母女两至少已经杀了三十多个黑衣人。

  敌人是突然袭击郝连堡的。作为两湖武林第一大世家,郝连堡享受了太多富贵平安的日子,已经忘记什么是危险了。堡主郝连胜,也就是林玉珍的丈夫,以一手『无极混元气』威震中南,近年来武功更至玄妙之境,于是闭关参道。可就是在他闭关的时候,敌人来了。

  在内奸的策应下,敌人在第一时间击杀了有生力量,丈夫的十二个入室弟子被关在大厅里活活烧死。余下的人马不堪一击,郝连堡成了修罗地狱。

  不过,敌人还是低估了郝连夫人。林玉珍今年39岁,本是湘南农家女子,出落得天仙一般,十五岁时被四十岁的郝连胜偶然发现,娶为夫人。嫁入郝连家后,林玉珍肚子争气,生了两子一女。

  作为武林世家,不懂武是不行的,丈夫本是南天第一高手,在他的调教下,林玉珍的武功达到了极高境界,尤其是郝连堡的内功有独得之妙,使林玉珍的真气内力,在当今武林女侠中不做第二人想。

  她的女儿郝连洁今年19岁,也是将门虎女,武功在同龄人中矫矫不群,曾经在逛街时被三名衡山派的弟子调戏,结果这三人都被郝连洁用重手法打得卧床半年才起来。

  在惨变发生后,林玉珍和郝连洁母女同心,双剑合璧,拼死冲出郝连堡,奔向郝连堡设立的私家驿站,可是在最后还是被黑衣人围住了。

  「哈哈哈,你们看看她们背靠背的样子。」黑衣人的首领忽然笑道。他的手下一开始不明所以,等到仔细看了,忽然爆发出哄笑。

  「这哪是背靠背啊?」

  「他妈的,两个骚货背都靠不起来!」

  林玉珍顿时明白他们在笑什么,一张俏脸变得通红。

  原来,林玉珍的身材苗条纤细,尤其是水蛇般的细腰,本就窈窕,再加上丈夫为了保持她的身材,向大理段氏重金购入云南傣族的细腰功法,使林玉珍的腰部灵活而纤妙,给丈夫在房事上带来极大的快乐。

  还有她的腿也极长,身高比丈夫还要高一个头。郝连胜常把她的一双过人的长腿扛在肩上,干得保守的她喘息连连。不过,郝连胜为了练功,已经有两年没和她同房了。

  但黑衣人笑的,却不是她苗条的腰身或修长的大腿,而是她另外一个异常的部位。林玉珍的屁股极其肥大挺翘,仿佛背后凸起的两座巨大的肉山,和纤腰形成惊人的反差。同样地,郝连洁也继承了她的大屁股,又圆又肥,母女靠背时两只过于肥大的香臀让她们的背部根本无法完全靠上。

  「别光顾着屁股,看她们的奶子!」

  「他妈的,真是大奶牛啊。」

  污言秽语一句句飞来,不过也说中了事实。林玉珍的奶子极为硕大,在15岁时已有香瓜大小。

  郝连胜当时已是久战花丛的中年人,看到这个丰乳肥臀的少女,立马推掉了无数名门大族的求亲,将这个容貌和身材百年难遇的尤物变成自己的禁脔。

  经过三次生育后,林玉珍的大肥奶子像怪物一样疯长,从衣服外看简直像塞了两只大号的西瓜。但真相更为惊人,因为林玉珍已经尽量束胸,如果放开束缚,这双惊天巨乳更要大上两圈。

  最惊人的是,郝连胜曾经在终南山重阳宫击败全真教高手,换得道教的玉女养生秘法,带给林玉珍修习。在这种功法的神奇效果下,林玉珍骇人听闻的大奶子竟然违反物理,根本不因重量而有丝毫下垂,高耸入云,弹力惊人,揉捏起来和刚发育的少女无异。毫无疑问,郝连洁也继承了她的大奶子。

  林玉珍正在羞恼,忽然带头的黑衣人长刀出鞘,其余人马移形换位,锁住林玉珍母女所有的去向,十来把长刀铺天盖地般涌来。原来刚才的嘲笑是为了让她们分神,趁机突袭、林玉珍娇叱一声,与郝连洁母女连心,香臀一撞分开,使开郝连家的玉女云裳剑,剑光如一抹流云,只听数声惨叫,铺天盖地的刀光尽数被流云卷去,十几人已躺在地上,只有两个黑衣人还站着。

  林玉珍忽觉大腿剧痛,只见腿上划了一条血淋淋的口子,支撑不住,跪倒在地上。

  郝连洁叫一声「娘!」扑在她身上,拿剑指向两名黑衣人,手微微颤抖。

  那站着的两个黑衣人也身上挂彩,其中一个是黑衣人的头领,笑道:「林女侠功夫不错,可惜就是奶子太肥,妨碍了你使剑。」另一人也淫笑道:「屁股也太大,转不动啊,哈哈哈哈!」他们的武功高出郝连洁不少,所以此时好整以暇,尽情嘲弄侮辱着林玉珍。

  黑衣人头领提刀上前,忽听「呼」的一声,脑门一痛,眼前已黑,仰天倒在地上。另一人不明所以,只见头领的额头上嵌着一块小石子,已经毙命,显然是林玉珍弹指发出的。

  那黑衣人想到林玉珍腿虽受伤,内力无损,顿时往后跳了一步,使刀护住身子,骂道:「他妈的,你给我记着……」心里却害怕,转头便跑。

  林玉珍捏起石子,正要再掷,却发现腿上伤及经脉,真气提不上来。可要是让那黑衣人逃了,知会大队人马,她们母女可就要落在敌人手中,受尽惨不可言的侮辱和折磨。

  正在焦急时,只听一声惨呼,黑衣人倒在地上。一人从黑衣人身上拔出长剑,用手帕抹了血,走上前来,单膝下跪道:「师娘师妹!弟子朱雄救驾来迟!」林玉珍一看,知道他是丈夫的弟子。这个朱雄不是郝连胜的入室弟子,而是基层弟子。她记得郝连胜让他的二弟子教他,二弟子对他的评价是:武功低微,容貌猥琐,天资极差,好吃懒做。没想到在这危难的时刻,却是这么一个弟子来救驾。

  林玉珍心下感动,忍住眼泪道:「阿雄,你活着,那比什么都好……」朱雄沉痛地说:「弟子不肖,没能保护住两位公子!」林玉珍猛听得两个儿子身死,不由得天旋地转,晕了过去。

  林玉珍再度醒来时,已在马车上,由郝连洁陪着。

  马车外响起扬鞭的声音,郝连洁说:「娘,朱师兄在驾车呢。」林玉珍见自己的腿上已经包紮好,问道:「娘昏迷了多长时间?」郝连洁正要回答,忽听朱雄问:「师娘醒过来了?」郝连洁揭开帘子,说道:「嗯。」朱雄吁了一声,马车停下。郝连洁问:「怎么了?」朱雄呆呆地望着前方,郝连洁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不禁倒抽一口冷气:前方远处是郝连堡在郴州的分舵,一片残垣颓壁,已被烧成了白地。

  林玉珍在车中问是怎么回事,郝连洁把情况和母亲说了,林玉珍叹了口气,道:「我们去武昌的十二连环坞,黄大龙头是你爹的朋友。」朱雄领命,打着马向武昌方向驶去。

  当天晚上,他们住在一个小镇里。小镇客栈的老板见朱雄这么猥琐的一个人带着两个天仙般的美女,不禁诧异。

  林玉珍和郝连洁住一间房。林玉珍的腿伤一时好不了,只得安心将养。当天晚上正要休息,忽听一声尖锐的哨声,几个黑衣人走进客栈的院子,林玉珍从镂空的视窗正好看到,不禁心中一阵紧张。

  其中一个黑衣人叫来老板,老板见他们不是善类,战战巍巍地请示何事,黑衣人头领问有没有见过什么江湖人物,那老板说了一个丑汉带着两个特别漂亮的美女。黑衣人头领大喜,叫了声「搜!」那老板还要开口,黑衣人头领刷地拔刀,砍掉了老板的脑袋,无头的屍体喷出血泉。

  郝连洁见此情形,拿起了剑。这时,朱雄走到庭院里,说:「找我有什么事?」林玉珍看了大为焦急,数过去敌人共有六名。她从自己的念珠窜上褪下珠子,扣在手上,运用真气弹出。

  「啪啪」两声,两个黑衣人被当场打死。黑衣人们以为是朱雄的手笔,纷纷怒斥,但看到他武功高强如此,也不敢上来缠斗。

  林玉珍感到真气运行时腿部极痛,但她知道生死一线,又发两粒念珠,打死两人。现在只剩下两人了,林玉珍深吸一口气,再度发出念珠,啪地一下,一人倒下,另一颗珠子却因气力不济,落在地上。

  幸存的黑衣人见同伴全死了,一声怒吼,拔刀便来砍朱雄。朱雄拔剑应对,才走了几招,那黑衣人已感到朱雄武功极差,内力低微,长刀大起大落,有心要把他的剑震掉。

  林玉珍再顾不得被人发现,叫道:「他下一招从左下方上撩,你用『独劈华山』应付。」朱雄听话使了一招独劈华山,果然挡住了黑衣人的长刀,无奈内功远不如对手,竟然反而被黑衣人弹开。

  林玉珍接连指点了几招,朱雄明明稳操胜券,亏在内力太差,往往功亏一篑。

  这时郝连洁忍不住跑进庭院,加入战局。黑衣人一分心,顿时不济,几招之后,被朱雄杀了。

  朱雄越想越怕,跑到师娘房间里等待吩咐。林玉珍嘱咐自己的女儿和弟子赶紧备车,趁夜逃离。

  第二天他们到了一个偏僻的村子,住了一夜,继续赶路。

  林玉珍在车上左思右想,觉得不宜再出手,让敌人知道自己活着,倾力追杀。

  可是朱雄武功太差,又指望不住。剑术可以在短期内提高,但内力就不行了……想到这里,林玉珍忽然「呀」了一声。

  郝连洁问:「娘,怎么了?」

  林玉珍道:「娘想到一个方法。」

  中午在一个村子打尖时,林玉珍对朱雄说:「雄儿,我们这一路都靠你保护,实在是辛苦了你。」朱雄道:「哪里,弟子武功太差,惹师娘担心了。」林玉珍点点头,道:「武功之道,一时半会也急不得,我想到一个办法,可以在短时内提高你的武功。」朱雄眼睛一亮,道:「师娘,是什么?」林玉珍道:「我们郝连堡有一门传功之法,可以把内力尽数传给他人。我腿脚受了伤,一时半会好不了,而且我和你师妹也不宜露面,所以我准备把我和倪师妹的所有功力,传到你身上。」朱雄大惊,道:「师娘,那岂不是让你内力全失了么……弟子怎敢……」林玉珍道:「现在事出非常,没有其他办法了。」林玉珍见朱雄还想推辞,目光坚定地道:「我们现在就开始吧。」当下传了他授功口诀。

  传功之法因为没有实战意义,原理极为简单,朱雄很快掌握。

  林玉珍点了点头,伸出双掌,朱雄会意,伸掌贴去。

  朱雄看到林玉珍娇美的容颜和胸前硕大无朋的双乳,不禁心猿意马,赶紧闭上了眼睛。

  不一会儿,只觉内力从掌心源源不绝传来,周身百骸恍若浸在春水之中,舒适异常。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朱雄仿佛从一个美梦中醒来,浑身精力弥漫。睁开眼来看师娘,却见这个美丽的少妇浑身香汗淋漓,前襟的红色绸缎布料被散发着暧昧香味的汗水打湿,现出肚兜的轮廓来。

  朱雄放下双掌,师娘也睁开美目,长长舒了一口气。忽然一个欠身,竟昏倒过去。朱雄知道她体力消耗过大,正要叫师妹来,忽然撇到林玉珍那双奇尺大乳,不禁伸手轻轻摩挲。他怕师娘发觉,不敢揉捏,只是隔着汗湿的衣服摸了两把,感受那团温软的质感。

  过了片刻,他怕师娘醒来,不敢再行造次,把师妹喊来。郝连洁留下照顾林玉珍,朱雄则走了出去。

  朱雄边走边觉得身体里内劲流动不息。郝连堡的无极混元气天下驰名,林玉珍的内力传入他的身体后,与他体内原有的内力阴阳相合,生生不息,正合无极混元、生生化成的精诣,所以他现在内力每行一周天,功力便进一层,已远远超过师娘传功前的内力,恐怕只有师父郝连胜能与他一较短长。

  他拔出长剑一挥,剑风竟然发出「哔哔啵啵」爆炸般的响声,「刷」地一下,竟凭剑气就斩断了数尺外的树枝。

  他满意地握了握自己的手掌,运转了几下真气,很快习惯了运气之法,不禁轻笑了一下,心中似乎有什么念头在蠢蠢欲动。

  当天晚上,他向师娘请安。林玉珍已恢复过来,只是内力全失,成了一个柔弱的妇人。

  林玉珍见他本来浑浊的目光变得精光闪闪,心中高兴,让他试试剑法。

  朱雄应命,提起长剑砍向一颗大树,留下一条深深的痕迹。其实他故意只使了一成力,否则这颗大树立马会居中分成两半倒下。林玉珍见他武功虽然长进了,但比自己还是差了一些,心想传功到底有损耗。她哪里想得到,朱雄其实隐瞒了自己惊人的实力。

  林玉珍担忧之下,让郝连洁也用传功之法把内力渡给朱雄。

  郝连洁对母亲言听计从,很快就涓滴不剩地奉献了自己的真气。

  朱雄又得一道真气,而且是少女的纯阴之气,与无极混元的至阳之气相互吸纳,忽然之间便达内家高手梦寐以求的境界。放眼当世,恐怕没有人能比得上他了。

  第二天,朱雄带着两女继续赶路。一路上林玉珍不断指导朱雄各路武功,朱雄今时不同往日,有了极其雄厚的内力底子,武功也水涨船高,一学就精。只是他故意藏拙,令师娘、师妹觉得他的武功只是增长了些许,并不太高。

  不出数日,在一处荒郊野外又遇到了黑衣人袭击。这次敌人有八人,朱雄拔剑出战。现在在他眼里,敌人的动作慢得令人打呵欠。他故意走险,仿佛要被黑衣人差点砍到,看得师娘和师妹心惊肉跳,打了半个时辰才把敌人解决掉。

  一路向北,敌人越来越多,朱雄显露出的武功也渐渐增加。林玉珍以为他进境神速,心下大是安慰,不知朱雄现在也只是显出一半功夫而已。

  这一天他们路过一片林子,只听一声诡异的哨子响,林中窜出一批骑者。只见他们并非黑衣,穿得色彩斑斓,仿佛戏子一般。

  朱雄跳下车来。林玉珍从车窗看到,忽然脸色惨白,对车窗旁的朱雄说:

  「雄儿当心,他们是湘北七蝴蝶,最擅长使毒。」她担心朱雄武功虽高,却防不了宵小伎俩。

  朱雄道:「师娘放心!」大笑一声,拔出长剑。

  七蝴蝶跳下马来,一蝴蝶道:「丑八怪,你离开那辆车,我们就放你一条活路。」朱雄道:「你们怎么知道车里是谁?」。

  字节数:10758

  【完】